2010智利地震后无产者互助 灾难、资本主义和无能政府之下的自我救赎

Chile earthquake 2010

我们这些无名之辈(被剥削的人、邻居、父母)持续地被禁锢在暗淡无光的生活中,但是,我们已经准备好和我们同样绝望的人建立联系。

原文西班牙语,由Caiman del Barrio翻译成英文,2010年在Libcom.org发表为《On the situation in southern Chile: self-organisation of proletarians in the face of catastrophe, lumpen capitalists and state incompetence》。

中文翻译”小鹿”,2010年发表于《全球视野》,2017年转发到《激流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于您有传播消息的渠道,请帮我们宣传一下智利康塞普森市及其他地震灾区的情况:

地震发生了以后,很多人就去超市、仓库等补给点,按需领取食品等生活必需品。这样的行为是合理而有必要的,以至于讨论它都显得有些荒唐。

人们自发组织起来,根据个人需要并兼顾每个家庭里孩子的数量,来分发奶粉、布和水。人们对现成产品的需要是如此明显,对行使自己生存权利的决心是如此强大,连警察最终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比如,设法从康塞普森的Lider超市取出商品)。

一旦有势力尝试阻止平民去做他们当下唯一能做的事情,有关的建筑便被纵火烧毁。这同样也合符逻辑。毕竟,如果这囤积起来数吨食物不是用来喂饱灾民,而是摆在那里腐烂的话,还不如烧了好,这样还能避免传染疾病。这种“掠夺”行为得以让几千人在黑暗中苟且存活。他们没有饮用水,甚至不奢求谁会伸出援手。

但是现在,情况在几个小时之内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整个康塞普森地区,装备精良的机动团伙开始驾驶着昂贵的车辆,不仅掠夺小商店,还有居民房屋。他们企图把百姓从超市里挽回的稀缺商品、百姓自己家里的家用电器、钱财以及任何他们能找到的东西囤积起来

在康塞普森的某些区域,这些暴徒将房屋里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放火逃跑。居民们起初发现自己完全陷于毫无防卫能力的状态,随后便开始组织起自己的防御工事,轮流做安全巡逻,设立路障来保护道路。在某些贫民区,他们将所有商品集体化,以保证各有所食。

我并不打算对其他报告遗失的信息一一进行补充。我更想取得大家对这个紧急情况本质的关注,以及从反资本主义的角度看,其所具有的意义。灾难一发生,人们便开始自发的占有基本生活用品并表现出对话、分享、协议和集体行动的倾向。我们已经见到过以各种形式出现的这种自然的、共产主义(communitarian)趋势。在数千劳动者和其家庭共同遭遇恐惧的同时,这种集体生活(living as a community)的趋势像黑暗中出现的明灯,提醒我们,重新开始并回归(自然的?)自我,永远都不会太迟。

这种有组织的、自然的共产主义趋势给震惊中的人们带来生命力。而面对这种趋势,政府则相形失色,并显露出其真面目:一只冷酷无能的怪物。而且,这种生产消费链的突然中断导致工业家们只得任凭局势所摆布,被迫等待并乞求秩序的回归。总之,社会中出现了裂痕。在这裂痕中,老百姓心中新世界的火星开始闪耀。因此,有必要并急切的恢复到那个充满垄断、腐败、和掠夺的旧秩序。但是这种旧秩序的重建并不是来自于高层,而是阶级社会的最底层。那些负责重整秩序的人(他们通过武力恐吓,扩大私人资本主义占有,这样的势力也直接威胁到老百姓)包括走私毒品却逍遥在外的的黑手党、暴发户还包括那些工人阶级的孩子。他们与中产阶级勾结,以毒害自己的兄弟、贩卖自己姐妹的身体、出卖自己孩子的消费利益为代价,来获得晋升。为了垄断黑市、赚黑钱,黑手党(也就是最纯粹形式的资本主义家)慵懒地坐在装备有自动枪的四驱车里,随时准备恐吓甚至是驱赶他们自己的邻居和其他贫民区中的居民。

黑帮政府以及老板阶层结成了天然同盟。通过大众传媒,他们将这一事实暴露在自己不光彩的罪恶行为中,使那些已经意志消沉的人们陷入恐慌,由此来使国家军国主义正当化。对我们的老板们和官员们来说,还有什么情况更有利呢?他们相互勾结,把这灾难性的危机看成一个良好的商机——一个从那些被困难和绝望压弯了腰的劳动者那里榨取双倍的利润的机会。

从现有社会制度的敌人角度来说,不对这种行为的社会含义做出解释,而仅仅是对这种掠夺行为高唱颂歌是毫无意义的。有一批人(至少部分是因为同一个目标组织联合起来的)抢夺并分发生存必需用品,但他们和那些为了谋取利润掠夺老百姓的武装分子是不一样的。如今清楚的是,发生在27号星期六的地震不仅仅是严重的打击了工人阶级,毁坏了现存的基础设施,也推翻了这个国家的社会关系。大约几个小时之内,阶级斗争毫无掩饰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而我们的眼睛可能是太习惯电视影像而导致不能抓住事件过程的本质。阶级斗争就摆在面前,贫民区沦落成废墟,在社会的最底层嘶嘶作响,发出爆裂声,人类社会的两大阶级难以避免地要发生碰撞——一方是为了守望相助,在同阶级中寻找有社会意识的兄弟姐妹;另一方则是为了开始自原始资本积累掠夺并迫害前者的反社会分子。

我们这些无名之辈(被剥削的人、邻居、父母)持续地被禁锢在暗淡无光的生活中,但是,我们已经准备好和我们同样绝望的人建立联系。一方是无产阶级;一方是资产阶级。就是这么简单。在很多受到毁灭性打击的社区里,人们在大清早就开始组织起对抗武装团伙的防卫力量。在这一刻,阶级意识开始被付诸行动。就在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不得不意识到,在没有人伸出援手的情况下,自我救赎是唯一的出路。

Posted By

sjzc
Sep 27 2017 02:52

Share

Attached files